您的位置:網站首頁新聞中心媒體報道

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叢書》專題

   新聞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創建時間:2017-1-6  

以史為鑒 堅定四個自信

——談編寫《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叢書》的幾點體會

2016年10月由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的六卷本《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叢書》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創新工程項目的最終成果,它們分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史》《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史》《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史》《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的理論與方法》。上述6本專著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的理論與方法》是探討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的理論與方法外,其余5卷分別論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1949年至2012年間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外交的歷史,屬于專題史研究,是目前國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領域研究對象時間跨度最長、門類比較齊全的專史著作,具有很高的創新性。作為本套叢書的主編,在這里談幾點編寫體會。

正確認識兩個歷史時期的關系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不僅是一門新興的學科,也是距離現實最近的歷史學科,雖然我們打破了“隔代修史”的觀念,但是也確實遇到了許多理論和方法方面需要解決的問題。在編寫本套叢書的過程中,除了專門有一卷探討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的理論、方法和一些重大關系外,其他各卷在編寫過程中也非常注意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和方法,來分析和評價歷史事件和人物。

例如怎樣認識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歷史時期的關系問題。1978年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改革開放的大幕,實現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由此新中國的歷史進程形成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兩個歷史時期,也即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改革開放歷史新時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正確認識和處理這兩個歷史時期的關系,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與時俱進,提供了重要歷史依據和思想認識基礎。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歷史時期的關系問題,集中反映了新中國的社會性質和發展階段,體現著新中國歷史發展的主題與主線、主流與本質,兩個時期都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在探索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前者為后者創造了前提、積累了經驗,后者則是前者的發展和升華,這是黨史國史研究中需要正確認識和把握的重要歷史理論問題。

還有就是怎樣認識主流與支流、成績與失誤的關系。新中國60多年的歷史,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為實現國家富強而不斷奮斗的歷史。中國人口多、底子薄、多民族、經濟發展非常不平衡的國情,以及國家安全和統一長期受到威脅的外部環境,使得新中國在道路、制度、理論的選擇和創新方面不可能一蹴而就,經濟發展也不可能一帆風順。因此在新中國60多年的歷史中,就呈現出輝煌與失誤并存、成就與不足共生的局面,有些時候,甚至失誤大于成績,于是就產生了怎樣認識新中國歷史主流與支流的關系、成績與失誤的關系,這也是我們與歷史虛無主義激烈交鋒的地方。

我們的態度是遵循實事求是原則,運用全面的、辯證的、發展的眼光來看待問題。是體制問題就是體制問題,是政策問題就是政策問題,是發展階段問題就是發展階段問題,既不苛求前人,也不文過飾非。在研究方法上,既提倡宏觀視野和大局意識,又反對空洞議論和以論代史;既反對研究問題的碎片化又提倡研究問題的細節化。

突破“貧困陷阱”的偉大成就

本套叢書中專門有一卷敘述中華人民共和國63年(1949—2012年)的經濟發展歷史。比較深刻地闡述了新中國是怎樣從一個“一窮二白”的經濟落后農業大國發展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的。這是中國“四個自信”的根本所在。新中國成立后,當完成民主革命和國民經濟恢復任務后,擺在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面前最主要、也是最迫切的任務是加快經濟發展和實現工業化,而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在人民溫飽問題還沒有解決的條件下,既不可能允許中國通過走“資本原始積累”來實現工業化的資本主義道路,而又要在貧窮落后的基礎上積累資金并保持社會的公平穩定,因此中國共產黨在1953年改變了先通過新民主主義社會完成工業化后再進行社會主義革命的思想,將工業化與社會主義改造同步進行,即通過公有制和計劃經濟體制盡可能地壓低消費和平均分配生活必需品,將非常有限和分散的剩余產品集中到國家手里來建立獨立工業體系。這樣做,不僅可以提高積累,更重要的是可以很快建立起必要的國防工業,因為“落后就要挨打”的歷史教訓和朝鮮戰爭等表現出來的國家安全和統一受到威脅,使得新中國必須優先快速發展重工業。

總之,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后人民當家做主的政治體制和國家安全、經濟發展的客觀需要,都使得中國在20世紀50年代跨越了資本主義的“卡夫丁峽谷”,走上社會主義道路。

中國的改革開放,從根本上來說有兩條,一是對單一公有制和計劃經濟弊病的糾正,調動一切有利于社會經濟發展的有利因素;二是融入世界經濟,充分利用國外資源和市場??梢哉f,改革開放不是對社會主義的否定而是發展,是社會主義要實現其比同期資本主義國家能夠更快發展社會生產力的優越性和內在要求。歷史已經證明,中國可以跨越資本主義的 “卡夫丁峽谷”,但是不能跨越市場經濟,因為它是與現有生產力水平相適應的一種資源配置方法。

新中國經過67年的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30多年的快速發展,創造了世界經濟發展的奇跡:歷史上從來沒有過一個人口如此眾多、人均資源如此匱乏的國家能夠在短短的60多年里,國內生產總值由1952年的679億元增至2015年的676708億元,增長995倍(均為當年價格),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制造業大國,第一貨物貿易大國;人均收入由建國初期的不到40美元,達到了今天的8000多美元;國家外匯儲備由1952年的1.39億美元達到2015年的3.3萬億美元;2014年中國的對外投資規模首次超過了引進外資規模。

中國通過改變自己影響世界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的67年,中國與世界的關系發生了巨大變化。新中國不僅改變了1840年以來中國在國際上受欺凌剝削和壓迫的地位,實現了真正意義的獨立自主,而且對世界政治、經濟格局變化的影響越來越大,特別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抓住經濟全球化的戰略機遇期,充分利用國際資源和市場,已經高度融入了世界經濟體系,而“一帶一路”愿景的提出和初見成效、人民幣國際化的方興未艾,都顯示出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來由西方發達國家領導世界經濟的格局正在發生歷史性轉變。因此,了解和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就必須具有全球視野,將中國的發展與變革放到世界經濟、政治發展變革的大歷史中去觀察和思考。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1978-2015年,中國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由1.7%升至14.8%,落后第一名美國9個百分點,領先第三名日本9個百分點,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若以購買力平價來衡量,中國的國民總收入(GNI)從2014年起就超過美國,位居世界第一。經濟實力的增強,促使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實現了由追隨者到參與者,再到引領者的跨越。

古人說“智者察于未萌,愚者暗于成事”。世界發展大勢越來越明朗了: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和發展中國家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的經濟力量對比,正在發生歷史性轉折。這就需要我們在產品和資本“走出去”的同時,實現文化“走出去”。在這種歷史趨勢下,怎樣使我們的哲學社會科學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建設與之相適應,是我們今天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傳播的機構和學者需要解決的重大緊迫問題,而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的國際話語權,對世界人民講好“中國故事”更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作者武力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叢書》主編)

http://csr.mos.gov.cn/content/2017-01/06/content_44031.htm

秒速快三精准预测